五西新闻网

五西新闻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356bet无法打开网站 >

莫让方便变“困境”:带导盲犬出行何时能畅通无阻(2)

时间:2019-07-30 22:33来源:广元新闻 作者:广元新闻 点击:
居住在合肥的视障者歌手岳雷也是导盲犬使用者。他等待了6年,于今年4月拥有了自己的导盲犬芬丽。“有了芬丽,我有了自己的独立空间,生活也变得特别规律。给别人上课期间,芬丽会趴在我脚边,静静陪伴。” 让30岁的

  居住在合肥的视障者歌手岳雷也是导盲犬使用者。他等待了6年,于今年4月拥有了自己的导盲犬芬丽。“有了芬丽,我有了自己的独立空间,生活也变得特别规律。给别人上课期间,芬丽会趴在我脚边,静静陪伴。”

  让30岁的岳雷感到烦恼的是,自己带芬丽乘出租车,经常被拒载,遭遇别人的不理解。“不管是什么犬,我们都不带,只要是狗就都不能带。”这是岳雷听到最多的回应。

  有一回,芬丽在路上工作时,靠近了一个孩子,小孩的妈妈立马过来用力推了岳雷一下,岳雷摔了一个趔趄。“有时候走在路上,还会有很多人逗芬丽,用声音来吸引它,不能安心工作。”岳雷说。

  一次带着芬丽出行,有人故意用食物引导芬丽往偏僻的地方走,最后它带岳雷停在了一片废旧自行车前,旁边还有两人嘲讽式地大笑,说这不就是普通狗吗,还导盲犬呢。岳雷回忆,那次他十分伤心,觉得自己没得到尊重。

  “出门时,心里就像‘打仗’一样,害怕会遇到阻碍。”岳雷觉得,现阶段对于导盲犬的宣传远远不够,他会努力让大家接受导盲犬,并且喜欢上它们。“眼下,我筹划将导盲犬使用者聚在一起,组建乐队进行公益演出,宣传导盲犬知识。”

  生活在江苏常州的丁志强在2013年就拥有了自己的导盲犬,他告诉记者,刚开始那几年,自己一直在不断探路、过关。

  有一次,丁志强带导盲犬去游乐园游玩,工作人员不让进,经过媒体报道后,游乐园完善了入园规则,这才允许导盲犬进入。

  “公交车一般不会拒载,但出租车时不时会拒载,我只好打运管处电话。网约车拒载时,我打过几次报警电话,可是警察来了也没办法,毕竟司机没有违法。”34岁的丁志强感慨,自己已经总结了一套应对经验了。

  在丁志强看来,社会对导盲犬的接纳程度在改变,但住宿方面仍不方便。“除非提前沟通协调好,不然宾馆一般不允许导盲犬入住。餐厅不让进,大不了换一个地方。宾馆一旦不让住,很麻烦。”

  丁志强说,带导盲犬出门前,压力和不确定性环绕着自己,出门后的遭遇是未知的,心里悬着、不踏实。有个视障者朋友将这种心情形容为:“就像拉一个劣质易拉罐的拉环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断裂!”。

  丁志强认为,明确导盲犬在公共场合不出现惊扰他人等行为后,人们应该接受导盲犬。“约束和理解是相互的,也是对等的。”

  “不想每次都通过投诉来解决问题”

  4月中旬发生的一件事情,让北京的年轻视障者徐漠溪(化名)至今都很生气。

  当天,徐漠溪带着导盲犬呆萌乘公交车去盲文图书馆,“当时前面没有人排队,呆萌带着我上车,刚要抬腿,司机立马关上了车门,我本能向后退了一步,直接退到了马路牙子上。”徐漠溪回忆。

  司机什么也没说就把车开走了。后面又来了一辆车,司机直接说,狗不能带上车。徐漠溪解释,自己牵的是导盲犬,按照规定可以上车。

  “如果你的狗能上车,前面那一辆车你怎么不坐啊?”司机反问道。这时,车站管理员也过来拽着徐漠溪的胳膊,不让她上车。

  “我经历过多次被拒载的情况,每次都让管理员给领导打电话,最终他们允许我上车。”

  这次也是一样,经过确认后,徐漠溪成功上了车。到了第三站,上来了很多人,安检人员大喊:“车上有狗,咬着人我可不负责啊!”

  这引起了一小阵骚动,有乘客嘀咕:“怎么让狗上车啊?”当安检员第二次强调导盲犬会咬人的时候,徐漠溪坐不住了,她向安检人员和乘客解释:“导盲犬没有攻击性,你作为工作人员,说话要负责。”

  下车后,徐漠溪进行了投诉。“每次投诉完以后,车队都会打电话做回访。很多时候对方会口头承诺,要对司机惩罚并且教育,有的人态度倒是很好。”徐漠溪说。

  有时候,她甚至觉得自己人身安全不能得到保障。“如果心理不够强大,抗压能力不强,真有可能会崩溃……”

  “有一年冬天,我打车一个多小时,才碰到一个愿意带导盲犬的司机。还有的地铁线路要求导盲犬戴嘴套,其实戴嘴套不利于导盲犬工作。不想每次都通过投诉来解决问题。”徐漠溪表示,自己每天上下班、逛街、买东西、送孩子上学等都需要导盲犬,她甚至一度怀疑,公共场合拒绝导盲犬的行为,是对残障人士的“软歧视”。

  相关法规细则亟待出台

  记者了解到,许多国家成立了导盲犬协会。在一些国家和地区,免费使用导盲犬是视障者享有的一项社会福利。美国、英国、日本、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等国家的合格导盲犬数量远远超过中国,在这些国家,导盲犬地位很高,可以出入任何公共场所。据不完全统计,至少有30个国家通过立法保障视障者使用导盲犬的权利。此外,日本、新西兰等国家导盲犬的训练费用基本由社会募捐而来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中国目前的视障人士超过1700万人,全国导盲犬的数量不到200只。

  “在中国,导盲犬十分稀少,很多人在生活中没见过导盲犬,公共场合的工作人员会对导盲犬产生疑惑,这是正常现象。”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副教授王云飞认为,政府部门应该负起责任,引导社会各界对视障人群的出行多一些理解和尊重。

  “我们不仅要关注‘导盲犬出行’的问题,很多盲道等辅助设施被占用等问题也需要解决。无论是法律层面还是道德层面,社会都应该对视障人群给予足够的人文关怀。”在王云飞看来,有关部门应该细化相关细则,让司机能够通过相关证件等物品,辨认导盲犬和宠物犬,并禁止乘客扰乱导盲犬工作。同时,万一出现导盲犬惊扰他人的情况,也应明确具体的责任承担方以及各方权利义务关系。

  对于有人反映出租车拒载导盲犬的问题,安徽徽商律师事务所律师胡亚榴表示,2012年新修改的《安徽省出租汽车客运管理办法》对导盲犬是否能乘车没有给出明确规定,这就给了出租车拒载的可能。对此,法律方面应该作进一步明确,便于实践操作与执行。

  合肥市交通运输局相关负责人认为,导盲犬对出租汽车司机们来说,也是新生事物。“我们倡导驾驶员为残疾人乘客提供协助的同时,也在考虑修订完善行业服务规范,进一步明确导盲犬乘坐出租车的相关规定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国内法律规定了视障者使用导盲犬的权利,但并没有细化便于操作执行的相关规定。同时,铁路、民航、公交、地铁等部门相关规定也各有不同,每个地方也有不同的法律规定。

  胡亚榴指出:按照常理,住宿、旅游、餐厅等交际场所应当都属于公共场所,出于对残疾人保护的立法宗旨,公共场所应作开放性解释,即无明确法律规定禁止,导盲犬就可以进入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